唐行弈


圈子很杂,吃的cp也很多
现在的主要墙头是杰佣/嘉瑞/安雷安(←比较偏安雷)
还有沉迷学习。…
有混语c!主皮雷狮副皮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来找我玩呀♪

【伪a】今晚的直播

魔人开黑讨论小名hhh
伪酱说自己的小名是星星…!
爱丽喜欢小星星!!
好的万米cp滤镜带上了

伸jio尝试乱涂。
线条很乱,指绘好难,渴望板子。
((因为画的太差被踢出群。

[杰佣]败者

*掉落更新比一局遇上四个监管者还罕见
*渣!←重点符号
*私设和ooc极多,我流杰佣

        乌鸦被惊起,尖锐刺耳的哀啼划破层层浓雾,向狩猎者传递信息。这种通体漆黑的鸟类可没什么好的寓意,无论何时何地——起码在这场游戏里,没人愿意见到它。可恨又无比警觉的鸟儿,杀人犯们忠实的走狗。

       艾米丽捂着嘴蹲在角落的草丛里,尽力让自己因为过于害怕而发出声响。她胸口心形的别针鼓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可以肯定那些怪物已经发现她了,并且正在朝她靠近。艾米丽的腿有些发软,她咬着牙扶墙站起来,小腿在翻过面前的窗户时被上边长长的木刺划出一道血痕。

       别针鼓动的幅度并没有减小,甚至还有增大的趋势。

       血液随着跑动的步子滴滴答答落了一路,草叶沾着血迹在风中晃动,下一秒就被追击者践踏碾平。艾米丽不敢回头,她知道那个怪物跟在她身后,她甚至能听见对方低声哼着优美又诡异的调子。

       吃力地翻过放下的挡板——多年的娇生惯养让艾米丽无法拥有灵活有力的身体——她没命似的跑过拐角,身后是木质纤维骤然断裂的声响。

       正当此时,一只手攥住了她的手臂,艾米丽瞬间头皮一炸,条件反射地拼命挣扎,但还是踉跄着被拉了过去。尖叫几乎控制不住要冲出咽喉。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捂着她嘴的手心是温热的,不同于监管者低到过分的体温。

       “别出声,是我。”那个人似乎刚刚经历过剧烈运动,稍稍喘着气,“待在柜子里。”

       猎人丢失了他的猎物,但是狩猎者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可怜的小羔羊正在这里的某个角落瑟瑟发抖。毫无疑问,杰克是一个极有耐心的猎人。他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甚至还有闲情擦拭闪着寒光的刀刃。

       他并不着急,因为到现在为止,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下逃窜的求生者们连一台密码机都没有破译成功。

        这种无趣的逃杀就像是一个屠夫提刀面对着农场里被圈养起来的牲畜,挑选着首先下手的目标。高高的荆棘隔绝了外界,而他们却妄想着越过荆棘逃出去。

       上帝帮你关上了窗,还会顺手帮你带上门。

       屠夫才刚刚踏入废墟,红色的烟雾就猛的在面前炸的四散开来。信号弹里并非火药,而是针对监管者所研制的特效药,但它也确实不负“特效”的美名,它管用的很,以至于杰克无法反抗地被强制性定在原地。

       杰克泛起了一丝兴味。他确信自己没有在做准备的餐桌上看见空军小姐,玛尔塔现在应该待在庄园的某个地方,并没有参与这一次的游戏;那位柔弱的医生小姐也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有除了逃命外的闲心去搜索箱子。

       那么,会是谁呢?

       律师,园丁小姐。

       又或者是那个新来的男孩?

       杰克挥散面前已经变得浅薄的烟雾。抬眼就是橄榄绿的帽衫在窗户的另一边晃悠,对方的面容在过分昏暗的环境与兜帽的阴影下模糊不清,但唇角的咧开的嚣张笑意足以让人感受到十足的挑衅。

       短短的五字在舌尖打了个转,杂着笑意以贵族专有仿若咏叹调似的语调缓缓吐出,尾音低沉而暧昧。

       “——奈布·萨贝达,雇佣兵先生。”

感觉会很好嗑。文渣也想试试(。)

杯中酒[1]

武华武|杯中酒
-
       华山自小被师兄师姐宠着长大,养了副张扬性子。练剑不见勤奋,倒是平日里卖乖讨巧,哄的师姐们掩唇巧笑。
       皮囊自也是好的。唇弧一挑笑意摧开万丈灿光,眉稍眼尾都噙着股骄横恣肆,又偏生带了狐狸似的狡猾灵敏。
       武当初次见他,是在江南。
       江南多水,养出的人也都是随了这地方的温婉含蓄。
       而华山却携着与之不同的肆意,一人带一剑高高地坐于树上,双手枕在脑后,袍角悠悠荡在半空,端的是副浪荡侠子的模样,紧紧攥住他人的视线。
       他垂首四顾,意外对上了武当投来的目光。
       华山一怔,倏尔弯开眉眼,笑容张扬,片碎阳光镀上缱绻暖意:
       “小道长,你真好看。”

只写了一点就卡着了,令人头疼。
清水,武华还是华武我也不知道。